PeakVisor App

阿帕拉契步道直通远足

23 January 2019
群山 户外 远足 阿帕拉契山脉

有两种活动会让我们变得极度激动: peak bagging (一种根据清单将目标山峰一一纳入囊中的登山活动)与 thru-hiking(即直通远足,泛指一次性完成的长途远足之旅)。两者都需要毅力与耐心。不管是收集所有著名的美国 14ers,还是长途跋涉将近半年,穿越 3,500 公里( 2,200 英里),都需要大量精力来保持专注并完成目标。听到能人们完成这些旅程的故事、分享他们的感受,永远会让我们心潮澎湃

2018 年 9 月,Rebecca Pressman 在 Instagram 上发布的一张照片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她站在湖边,正注视着卡塔丁山. 拍完这张照片不久以后,她完成了阿帕拉契步道的直通远足。

Mount Katahdin

我们因此采访了 Rebecca Pressman,与她谈起阿帕拉契步道的两千英里壮丽旅程、一路上的起起落落以及未来打算。

Q1. 是什么激发你去完成阿帕拉契步道的直通远足的?实际的旅程比你想象中更艰难还是更轻松?在此之前,你有类似的经验吗

自从我知道直通远足起,就一直想试一试。我想,我第一次是在高中时参加的背包旅行中,从其中一名团队领队那儿听说这个的。那次旅行是一个叫作 Adventure Treks 的户外运动公司组织的,是我第一次体验背包旅行。高中以后,我开始和朋友家人一起,参加周末或一周左右时长的背包旅行。我觉得,我比在阿帕拉契步道认识的许多人要多一些背包旅行的经验吧。我还在 REI(出售露营、旅行装备等相关物品的一家美国零售与户外娱乐服务公司)工作过一年左右,因此知道不少背包旅行相关的装备。不过,有许多从来没有在户外睡过觉的人第一次尝试直通远足就成功了。一开始比我想象的要轻松,也许是因为我的那些过往经验吧,但逐渐地,旅程就变得比我预期中的更具有挑战性了,不管是体力上还是心理上。

Appalachian Trail Start

Q2. 你是如何为这次远足准备的?是如何筹划安排的?你的朋友和家人支持你的这次尝试吗?

我是靠阅读许多有关直通远足和专门关于阿帕拉契步道的书籍来准备的。我在社交媒体上关注了完成过直通远足的那些人,还花了很多时间浏览 Reddit 上的 r/Appalachiantrailr/ultralight 版块。此外,我还花了点时间去背包旅行和露营,以此确保我准备带去远足的所有装备都能让我满意。除了几趟周末的背包旅行,我并没有做很多针对性的体能训练,不过,我在启程之前进行了很多次的越野跑。至于准备,我在动身以前只准备了第一个补给包裹。我的家人很支持我,一路上会把我需要的各种东西放进补给包裹寄到各个镇上。我在这方面相当幸运,因为我在行进途中只需要告诉他们我需要的各种东西,不用在启程以前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我唯一定好的计划,是要在巴克斯特州立公园冬季通常的闭园时间 10 月 15 日以前完成。我的大部分朋友都很支持,但肯定有些朋友觉得我一个人去完成直通远足真是疯了,也有一些人怀疑我是否真的有能力走完全程

Q3. 最艰难的时刻是什么时候?有没有哪个时候你几乎就要放弃了?是什么帮助你继续向前进的

远足途中对我来说最艰难的是我祖父生病的时候。我当时到了新罕布什尔州,离走完步道还有一个月时间。我对于是否应该离开步道去陪伴家人实在是相当挣扎,但我的家人们鼓励我接着走下去,还告诉我,我的祖父也希望我能走完全程。他在 9 月 11 日去世了,而我离最近的公路有两天路程那么远,没有可能及时赶回宾夕法尼亚州参加葬礼。这是我远足过程中非常难过也非常艰难的一部分,我很感激在那段时间里有远足伙伴 Terminator 陪伴我。远足期间,我有过很多个不顺利的日子,就和我平时的生活一样,不可能每天都很精彩,但那是唯一一次我认真考虑打电话给谁来接我回家。我想,要是我在那段时间里是独自远足的,也许我就会离开步道,等走到下一条马路的时候就回家了。在家人的支持以及 Terminator 的陪伴之下,我坚持朝卡塔丁山迈进.

Q4. 有没有出现很吓人的情形?遇到过熊吗?

我在步道上遇到过的其中一个最吓人/最不安全的情形,是在缅因州. 的百里荒野之中。当时我正在攀登 White Cap Mountain, 山的侧面下着雨,风如此之大,树根都在狂风的席卷下被连根拔起,看起来简直像是大地在呼吸。我紧张极了,害怕会有树压在我身上,但我还是尽可能快地朝前走去。当我走过林木线,来到其上方时,我遇到了这辈子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最强劲的风,要在满是岩石的潮湿地面坚持往前走变得相当困难,而且也很难看清楚脚下的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样子很滑稽,于是在抵达山顶时,对着风大喊大笑。就我个人而言,那个时刻就像是待在荒无人烟的地方的许多时刻一样,身处在变化万千的气象环境里,孤身一人,极其脆弱,这让我有前所未有的活着的感觉。风将我掀倒过几次,但我还是成功且完好无损地来到山另一边的林木线之下。我在远足期间看到过五头熊,但我大叫几声并用两根登山杖相互敲击后,它们就都走开了。

McAfee Knob, the most photographed spots on the Appalachian Trail

Q5. 最好笑的情形是什么

要想出在步道上时哪个时刻最好笑对我来说很难,因为大部分的情形,很可能都是得身临其境才能明白,但我想到的其中一些包括:我的朋友 Elephant 在泥地里滑倒,然后在倾盆大雨里滑下山去;Terminator 认为他所有的果酱吐司饼干都是单片分装的,但实际上,这些都是两块挤在一起的;好几次挂防熊袋的失败尝试;有人摔倒;所有人的装备到最后都四分五裂;雨下个没完;缅因州南部的步道等等。当你又累又饿,身处杳无人烟的环境,背着全副家当,许多平时不觉得滑稽的事情都会变得很好笑。我们有时大笑是因为,如果我们不笑,就会哭出来。

Q6. 那远足时最难忘的时刻呢

步道上最难忘的时刻,是我爬华盛顿山的那天。我醒来时雾很大,还下着雨,于是我接受了自己这天在攀登南面的总统山脊时,将会无法看到任何风景。我走得很慢,林木线之上的地面也无法提供任何屏障,走得很辛苦。来到云彩湖的小屋后,几个同样走这条路径的远足的人和我坐在一起,开始做一些零活,忽然间,太阳出来,雾气散去。我们五个人朝彼此看了看,一把抓过登山杖,开始朝华盛顿山山顶跑去,一边大叫大笑。不用背负任何物品走在阳光里,和几个了不起的远足同道一起欣赏风景。太阳穿过云彩慢慢落下的画面,也许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风景。这一刻,阿帕拉契步道上乃至整片东海岸游客最多的山顶,专属于我们这几个人。这个完美的一天从雨中开始,结束的时候,却有着隔夜千层面和一个干燥的地方让我好好睡上一觉。

Mount Washington Sea of Fog

Q7. 步道上风景最美的地点是?

尽管阿帕拉契步道常常被人称为“绿色长廊”,一路上其实有许多风景优美的地点。我最喜爱的风景在新罕布什尔州白山山脉, 以及缅因州的百里荒野。我很喜欢站在山顶眺望,目力所及之处,看不到任何人类文明。北方的众多风景之中,我最喜欢在弗吉尼亚州的 Wind Rock 抬头看天空里的星星.

Q8. 对于其他想要完成阿帕拉契步道直通远足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的建议会是,尽可能多读关于步道的信息,但对其中的每一条建议都要带有怀疑精神。成功走完这条路径的方法不止一种,而且,即便有着最好、最轻便的装备,但如果你在心理上没有准备好,那这些也没法帮到你。不同的装备适合不同的人,你的装备很有可能会在路上产生变化。一路上并不会一直很有趣,你得为此做好准备。在我开始远足以前得到的最好的建议,就是从小的地方着眼去考虑。你试图去完成的内容看似大到难以置信,因此,要试着只聚焦于去到下一个小镇,下一个庇护所,甚至是下一英里。而且要记得,赶路不要忘记微笑!

Appalachian Trail Office

Q9. A对于未来的长距离远足,有没有什么计划呢?也许可以考虑一下 Sentiero Italia(一条穿越整个意大利、长达 6,166 公里的远足步道)?:-)

我有许多想在一生中的某个时间点去完成的长距离远足(太平洋无屋脊步道、大陆分水岭步道、佛罗里达步道、Te Aurora,等等),但目前,我想专注于找工作、时间更短的周末背包旅行,以及越野跑。我想在这个夏天跑一次 50 英里越野跑,还想在一些宾州本地目前只有男性已知最快时间( Fastest Known Time,简称 FKT )的步道上,留下一些女性最快纪录。我从来没有在欧洲远足过,但我肯定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去!你可以关注我的 Instagram @rebeccapressman来了解我今后的更多冒险.

Appalachian Trail Finish at Katahdin
订阅新闻
请使用有效的电子邮件地址